网站首页
信息公开
达标监管
科研项目
法规标准
合作交流
首页 > 郝吉明:我国大气污染防治的五年

郝吉明:我国大气污染防治的五年

2018-06-08

      郝吉明:我国大气污染防治的五年        

      各位朋友、各位同事,我给大家简单回顾一下我国大气防治这五年,也就是说大气十条颁布以来的情况。我想分五个方面来给大家汇报。



      一、大气十条的颁布,为什么颁布大气十条?

      中国工程院和国家环保总局后来改名为环境保护部,共同完成中国环境保护宏观战略研究。在那个战略研究当中有一部分内容是中国大气环境保护的战略目标,战略研究。当时目标到2050年中国基本实现世界卫生组织环境空气质量浓度的指导值。这是一个战略性目标。当时制定目标的时候很多人怀疑,到2050年能不能实现这个目标?也有人认为我提这个目标比较保守,中国实现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值根本不需要40年,2007年和2009年提出来的,不同意见讨论结果加了基本两个字,基本实现总目标。当时对大气污染形势的判断,第一条大气污染形势非常严峻,存在着发生大气严重污染事件的隐忧,当时用隐忧这个词,没有说发生。2013年实际上中国发生了严重的大气污染事件。


      二、中国大气污染减排难度和压力很大。

      当时有三句话,中国的大气污染是世界上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中国大气污染的形成原因复杂性是世界最复杂的。治理起来我们难度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进一步的强化大气污染的保护工作。第三条当时判断中国大气环境质量管理进入了新阶段,面临新的转型。为什么叫新阶段?就是必须以改善空气质量为核心为导向。当时我们总是说总量减排,目的是改善空气质量。另外我们空气质量管理进入复合型污染的控制阶段。基于这种判断和战略目标,在2011年修订了火电厂的排放标准,这个排放标准修订应该说是贯彻实现战略目标的第一步。这个目标当时颁布以后很多人说这是史上最严的目标,排放标准是最严的标准。


      有了排放标准以后制定环境质量标准。在环保部的网站上公布以后,收到反馈意见是最多的一个标准之一。这个标准制定为我们实现我们标准实现卫生组织的接轨创立了很好的条件,尤其是把PM2.5列入了标准。这个标准在2011年底之前都完成了。我准备去美国过春节,当时环保部长和副部长都告诉我,过了春节之后我们上班第二天发布这个标准。过了节以后,我观察着没有发布,我说好事多磨出了什么问题,我从美国打电话问,给我回答是这个标准要登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以后再颁布。这个标准成为我们现在所有环境标准当中唯一由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颁布的标准,可见标准的重要性。


      第三个我们一个标志性的措施,就是我们的环境保护实现四个战略性转变。第一个转变就是控制目标从总量控制到空气质量改善。第二个控制对象从燃煤污染到多种污染源控制。控制手段从控制点源开始由多种污染源控制。区域来说进展到联防联控的控制。大气法2000年修订以后,15年没有修订,大气法严重不适应大气环境保护需求。2012年国务院发布了《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止十二五规划》,提出了三区九城的控制重点区域,这都是一些进展。但是这些进展过程当中,在2013年1月份在中国东部地区出现大面积的严重污染。特别是1月13号污染程度非常的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