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港“汽运煤炭”历史终结  2017-07-12    
浏览人数:481

专家估算,在京津冀范围内每年可减少氮氧化物排放约九千吨,减少细颗粒物排放约二百吨

  ◆中国环境报记者郭文生 见习记者任效良

  2017年4月30日24时起,天津港码头全面停止接收公路散运煤炭焦炭,提前3个月完成国家下达的任务。30年来汽车车队从山西、内蒙古等地犹如巨龙般源源不断往来天津港长途运送煤炭的历史从此画上了句号。与之配套的,作为过去煤炭散货驿站,有着12平方公里面积的天津港散货物流中心也正式“下岗”了。

  天津港散货物流中心大厦大厅里如今悬挂了两幅标语,其中一幅写着“凝心聚力抖擞精神共筑转型升级大梦想”17个大字,似乎在宣告这里正在酝酿着一场关乎转型升级的华丽转身。

  记者从1984年开始经常去天津港采访,与天津港的多位“老码头”交流甚多,他们中的大多数认为,汽运煤炭的历史是追寻市场化改革的缩影。然而,也不得不承认,汽运煤炭在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客观上带来了诸如环境污染、运输安全等问题。

  天津港从此再无汽运煤炭

  6月7日,记者走进了天津港散货物流中心。如不是亲眼所见,难以想象,从前记忆中被以煤炭为主各式货物填得满满当当的天津港散货物流中心如今已空空荡荡。如不是内部道路的坑洼和路边偶见煤渣的提醒,难以想象,这里曾有数百辆重型运煤汽车不分昼夜往返穿梭,如今场区内坑洼的道路正是它们碾压留下的纪念。这里曾盛极一时,承担了来自山西、内蒙古两个主产煤区域北煤南运散煤暂存的重要任务……而如今,这一切都成为了历史,天津港从此再无汽运煤。

  天津港不再接收公路运输煤炭是2017年国家下达给天津市的一项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工作任务。今年2月17日,环境保护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和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等省市人民政府联合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环大气﹝2017﹞29号)明确,要大幅提升区域内铁路货运比例,加快推进港铁联运煤炭。充分利用张唐等铁路运力,大幅降低柴油车辆长途运输煤炭造成的大气污染。7月底前,天津港不再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集港煤炭。9月底前,天津、河北及环渤海所有集疏港煤炭主要由铁路运输,禁止环渤海港口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集疏港煤炭。

  这是国家开展区域大气污染防治的重大举措。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及时研究制定措施。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对此专门作出批示。市长王东峰专门赴天津港调研,主持召开市政府常务会议进行部署并在美丽天津·一号工程领导小组全体会议上明确时间节点。分管副市长孙文魁多次召集交通、公安、环保、滨海新区政府、天津港集团公司等部门进行研究,并组织铁路运输部门共同召开天津港集港煤炭海铁联运专题会议。

  4月13日,天津市政府印发《天津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天津市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的通知》(津政发〔2017〕14号),提出“4月底前,天津港不再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集港煤炭”的明确要求,较国家提出的任务完成时限提前3个月。

  按照天津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市公安交管局、市环保局、滨海新区政府和天津港集团公司统一思想认识,认真落实责任,积极做好天津港煤炭运输交通结构调整政策落实工作。

  天津市交通运输委会同市公安、公路、运管等部门执法人员联合开展天津港煤炭运输车辆专项治理,严控港区煤炭突击运输,严查运煤车辆道路运输资质。天津市公安交管局以天津港等主要储煤、用煤企业周边道路为重点,设立禁止汽运煤炭车辆通行的交通告示牌,严格查处违规车辆。

  天津市环保局严格落实《天津市移动污染源专项执法检查百日行动分方案》和《天津港及周边强化机动车排放执法专项方案》要求,全面加大天津港及周边区域环境执法力度。滨海新区政府落实辖区属地管理责任,组织区内职能部门通过宣传、监督和执法检查等措施落实政策要求。天津港集团公司及时成立组织机构,签订接卸铁路运输煤炭协议、发布停止接收汽运煤炭通知并严格实施。

  汽运煤曾占天津港煤炭吞吐量的半壁江山

  今年50多岁的吴永远,是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散杂业务部负责人,他亲历了天津港从一吨煤都没有到2016年1.1亿吨煤炭吞吐量的发展历程。在他的记忆里,天津港的煤炭运输始于1986年,距今已有30余年的历史。

  “国家实施改革开放后,东部沿海开放城市发展迅速,对煤炭的需求量很大。”吴永远说。当时,北煤南运主要有秦皇岛、日照、连云港等少数几个港口,仅靠这几个港口已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天津港抓住市场开放的有利时机,也加入到煤炭运输的行列中。

  “我们从一吨煤都没有,到煤炭吞吐量超千万吨,只用了4年多时间。”吴永远的语气中带着骄傲与自豪,他回忆说,1990年天津港的煤炭吞吐量已经超过了1000万吨,那时的运输方式依然以铁路运输为主。

  到2016年天津港的汽运煤比例已经占到全部煤炭吞吐量的50%。是什么刺激了汽运煤的大发展?吴永远认为,这是市场作用的结果。 他说,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汽车运输相比铁路运输要有一定的优势:一是在结费方式上,汽车煤炭运输实行到付,减少了运输途中因为蒸发、失窃等造成的亏吨现象。二是汽车运输具有“门到门”的优势,也就是从矿场门口直接运到港口门口,减少了中间的转运环节,更为便利。

  汽运煤的大发展,也带来了货运汽车尾气排放和扬尘污染。一位环保专家告诉记者,近些年,通过连续的卫星遥感地图监测,发现了一条横贯京津冀区域的污染带。这条污染带,从西始自山西省阳泉和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东至环渤海的相关主要港口。

  这位专家说,依据“2016年天津港煤炭吞吐量1.1亿吨,汽车运输比例50%左右”估算,停止汽运煤炭后,每年可减少往返天津港和煤炭产地山西阳泉、内蒙古乌兰察布市的重型货车总计约400万车次,减少柴油消耗80余万吨,在京津冀范围内减少氮氧化物排放约9000吨,减少细颗粒物排放约200吨,对改善运输沿线空气质量有积极的作用。

  半个多月清空散货物流中心

  对于天津港集团来说,煤炭运输交通结构调整无异于一场转型大仗。为全力以赴保证散货物流中心煤炭及时出清,天津港集团成立了环境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及工作推动组,下设汽运煤停运组、港口清洁作业组、散货物流中心搬迁组、靠港船舶大气污染治理组和纪检监察组5个专项组,制定落实汽运煤停运的总体方案以及配套专项方案,形成“1+9”系统性工作方案,明确了散货物流中心搬迁转型、远程物流基地建设、环境提升、散货增量疏解等8方面22项重点任务,强化环境整治“三督三察”,全面推进整体策划、组织实施、统筹协调、督导推动等各项工作。

  “集团对清空散货物流中心大开绿灯,举全集团之力,优先保障散货运输船舶进港装货,别的船基本都停了。”天津港集团散货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业务部经理回金武告诉记者,从4月12日起,散货物流中心开始积极向客户做好政策宣传,夜以继日、争分夺秒全力推进清空倒运工作,确保按时完成搬迁任务。

  4月11日晚,散货物流中心仍存储有煤炭370万吨,而天津港集团仅有运输车辆30辆,运力仅为每日5万吨。为确保按期完成任务,天津港集团紧急从大港、黄骅等地调集车辆260多辆,并优化运输组织,将运力提高到每日30万吨。

  4月19日起,散货物流中心实施“只出不进”,停止接收公路运输煤炭。

  截至4月30日24时,整体清空工作基本完成。“半个多月时间里,我们组织运力,共清运货物270多万吨。运费全部由散货物流中心支付。” 回金武说。

  董奎是天津港交管支队支队长,据他初步估算,停止汽运煤后,全港每日可减少货运汽车5000多辆次。

  为加快推进散货煤炭全部实现铁路进港,在天津市政府和相关部门支持下,天津港集团积极协调铁路部门,联合中国铁路总公司及煤炭发运局制定铁路煤炭增运方案。专门成立了海铁联运办公室,统筹协调煤炭公路转铁路运输工作,安排专人24小时接待客户咨询。

  4月26日,南疆港矿石26场牵出线投产使用,增加年卸车能力700万吨。4月29日,牵出线完成首列铁路煤炭接卸,火车接卸煤炭能力显著提升。同时,加快开展中部堆场南侧两股1050铁路卸车线建设前期工作,预计在今年9月底前完成,可再增加每年2000万吨接卸能力。4月30日24时起,天津港各作业码头停止接收长途公路散运煤炭、焦炭,全部实现铁路进港。

      一份资料对政策实施一周内,天津港公路运输煤炭、铁路运输煤炭、煤炭下海变化量等方面与去年同期数据进行了比较。

  公路运输煤炭方面,2016年5月份同期(1日~7日),天津港汽运煤炭及其制品共计接卸128.2万吨,共计4.27万辆(按30吨/车计),期间日均运煤货车流量约为6000辆。自2017年4月30日天津港禁止接收公路运输煤炭以来,天津港汽运煤到达量为零。

  铁路运输煤炭方面,2017年5月份以来(1日~7日),集港煤炭火车累计接卸308列,共计107.9万吨,日均完成15.4万吨,同比上涨13.5%。其中,煤码头火车累计接卸106列,共计37.2万吨,同比上涨90.8%;神华码头累计接卸202列,共计70.7万吨,同比下降6.5%。

  煤炭下海变化量方面,2017年5月1日~7日,煤炭及其制品吞吐量累计完成148.1万吨,同比下降40.1%。其中,煤炭累计完成135.4万吨,同比下降42.9%;焦炭累计完成12.7万吨,同比上升22.1%。

  今年9月底前,天津、河北及环渤海所有集疏港煤炭都将改为主要由铁路运输,并禁止环渤海港口接收柴油货车运输的集疏港煤炭。“早改几个月,一方面看,我们可能是多损失了几个月,但从另一方面看,我们在求变和转型上也走到了前面。”天津港集团相关部门负责人说,应该辩证看待这一政策。他说,长远看,继续优化功能布局,促进转型升级,努力实现与周边港口的优势互补和错位发展,才是天津港的目标。

  天津港集团在积极应变。天津港集团散货物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袁毅说,在远程物流节点建设方面,天津港集团已多次深入内陆腹地,加快建设乌兰察布有色矿分拨基地、武安铁矿石分拨基地、阳泉(应县)煤炭聚集基地三大物流基地,火车在当地装卸,天津港进港煤炭和出港矿粉、矿石直接在物流基地集中或分流,实现无缝对接,彻底解决天津港进港煤炭汽车长途运输和散货堆放短途汽车转运问题。

  5月12日,山西阳泉煤业集团、天津港集团、北京铁路局、百度公司组建山西(阳泉)国际陆港集团,全面启动山西阳泉煤炭分拨基地建设,进一步拓展和完善金融服务、物流配送服务、中转分拨功能。

  “天津港就是我的家,我也愿意自己的家干净整洁,也愿意在良好的环境里工作生活。”吴永远说,铁路运输是世界公认的最清洁的煤炭运输方式之一,希望未来能够进一步保障并加大铁路的煤炭运力,真正实现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互相促进。

  6月7日傍晚,站在如今空旷的货场上,天津港散货物流中心的一位负责人感慨万千:“这里东边就是大海,距离滨海新区于家堡中心商务区的直线距离也就三四公里左右,是一块‘宝地’。”他说,散货物流中心“下岗”后,新的岗位也在等着它。

  “未来这里应该会崛起一座生态、宜居、活力、智慧的创新新城。绿色环保、智慧城市、海绵城市、窄街廓密路网、轨道交通等是它的特色……”他绘声绘色向记者描述起未来这块土地上的景象。此时,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撒在他的脸上,满是金色的光芒。

  人还是这些人,地还是这块地……这里的未来,许多人都在拭目以待。

来源:中国环境报



打印】【关闭】  
      主办单位:环境保护部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中维科环境信息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机动车环保网版权所有 ®2000-2012 京ICP备05031605号-4